目录

Symbian 的前世今生

https://cdn.jsdelivr.net/gh/techkoala/techkoala.github.io@master/images/Symbian/symbian.webp
Sybian 联盟

聊聊 Symbian 的过去

注意
这是一篇写于 2013 年的文章,文章的观点可能已经过时甚至错误,但时过境迁,仅表怀念。

   毫不夸张的说,今天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它的肩膀上。无论多少人咒骂它的臃肿,嫌弃它的卡顿,都无法改变它作为手机智能操作系统鼻祖的地位。当山寨机还在襁褓中时,当伪智能还在浪费人们的时间时,作为先驱的它便已上路。大多数人接触的第一款真正的智能手机系统,它把软件下载,游戏安装,刷机破解等诸多名词第一次带到了大众视野。它叫 Symbian,也曾辉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科技领域本就没有常青树。虽然如今已经沦落,但不妨碍我们一起回味它曾经的辉煌。

混沌之初,Symbian 伊始

​  Symbian,源自一家充满梦想的公司。

  1980 年,potter 在伦敦成立了 Psion 公司,这家以数字产品开发和研究为目的,为率先使用电子设备的大公司服务的小公司便是 Symbian 的生母。随着公司的发展,Psion 开始浸淫移动终端市场,他们生产的各类移动设备不仅皮实耐用还能按需求定制,凭借这种 “开放移动” 的理念,Psion 在上世纪 90 年代 成为了欧洲较成功的 PDA 生产商,进而促进了 EPOC 的诞生。在 potter 看来,EPOC 是一种面向普通大众的便携系统。正如他的全称“A new epoch of personal convenience.”(一个人人方便使用电子产品的新时代),他被 Psion 给予了对于人机交互未来的憧憬。

   犹如一代闪电,EPOC 划开了混沌的天空,不过真正的风暴才刚来临。

  1991 年到 1998 年,Psion 发布了几款给予 EPOC 16 的的设备,作为早期产品,免不了简陋无比,它们充其量只能算是 PDA 模块,只是方便了厂商研发新品。

   真正让 EPOC 走向成熟的是一位叫做 Nicholas Myers 的程序设计师。1994 年,他在构思下一代 EPOC 时,设定了开发适应 21 世纪技术性能的系统的目标。正是这样的思路。让他把握住了市场脉搏。1997 年,他成为 Psion 旗下 Symbian 软件公司的 CEO,其上任后发布的 EPOC 32 操作系统,比起前辈,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吸引了人们以及投资者的兴趣。今天我们吧 Myers 成为 “Symbian 之父”。

  EPOC 32Windows 极为相似,它是一套 32 位的系统,支持多任务,拥有图形化美观的界面。鉴于当时几乎没有可以直接用于手机的操作系统,它的问世,一下子汇聚了厂商的目光。不过,任何一项新技术新产品的诞生都需要时间的推敲,智能手机系统作为新兴事物,没有哪家厂商敢冒险直接挺近。一番商榷之后,1998 年,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和 Psion 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目的是推进手机和 PDA 的智能化,它就是我们今天熟知的 Symbian

拉帮结派,飞速发展

   联盟的成立不仅吸引了大量手机厂商,一些上有配件商,例如 ARM德州仪器都加入了合作计划。

  Symbian 从一成立便秉持着开放的理念,任何组织和个人都能为其开发软件。但刚成立那几年,公司都未能推出一款真真意义上的产品,巨头们也只是作为附属项目在发展。直到 1999 年,Symbian OS v5 平台作为第一款成熟的产品被设计出来,为了争夺 “谁是世界上第一台智能手机”,爱立信没有经过完成的 DEBUG,就匆忙的把他推向市场,生产出 Erisson R380。同时期,摩托也推迟了自己的天拓 A6188。可实际上,两者中无论哪个都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智能手机,它们连软件都不能自由安装,真正算起来,搭载了 OS V5.1 的诺基亚 9210 才符合智能机最基本的定义,由此,诺基亚开始领先于其他厂商并保持到了最后。

   众所周知,利益面前必有纠纷。诺基亚的崛起必然伴随了很多厂商的陨落,同时,它的存在也让联盟中其他有实力的厂商感到了危机,这为后来阵营的割分埋下了导火索。

  Symbian 成立之初提出了著名的三分法:Pearl (珍珠)、Quartz (石英)和 Crystal(水晶)。分别对应手机的三大发展趋势:标砖键盘、触摸屏以及全键盘。诺基亚依靠 Pearl 迅速赢得了市场,逼迫索尼爱立信和摩托罗拉只能另寻他路 –Quartz。于是,联盟分为了两大派系,一是以诺基亚牵头的 S 系列平台,再者便是索尼爱立信主打 UIQ。诺基亚凭借标准键盘占据了大半江山,而后者则主攻触摸屏。这种同床异梦的现象愈演愈烈,直接导致了联盟崩溃的迫近。

   当然,上述现象只是苗头,整个联盟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2002 年,微软的 WM 系统进入市场,这个原本被人们誉为 “Symbian 终结者” 的系统,却远没有它的大哥一般占据市场,反而被后者打的满地找牙。与此同时,诺基亚更是凭借 Pearl 进一步扩展帝国的领土,N70N73N95 的横空出世,为诺基亚扎实了自己的实力,待到 Symbian 王朝最鼎盛时,这个姓塞的家族占据了 72% 的智能手机市场,其中更是有九成乃至如日中天的诺基亚。直到现在,都没有哪一家厂商甚至哪一个操作系统打破这个纪录。

兄弟反目,联盟瓦解

   正如上文所说,一家独大必然引发隐患。而事实证明那一天来了。2008 年,UIQ 宣布倒闭。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它自身定位与市场的极大反差,而另一方面便是来自于诺基亚的压力。相比 S60,开发者在这个平台上的收益远不及前者。应用程序的短缺自然局限了消费者的购买欲,如此一来,倒闭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诺基亚的持续壮大,扼杀了其他厂商的利润,长此以往,天平的过分了倾斜让别的厂商不得不退出 Symbian 的纷争。UIQ 的倒闭,标志着诺基亚对于 Symbian 掌控的最大化,后者从此只有一个主人了。

   联盟名存实亡,但诺基亚为了避嫌,标榜着 “开放” 而成立了 Symbian 基金会,继续推向面向所有开发者开放的原则,明则共享资源,暗则染指一统智能市场。不幸的是,这是 iPhoneAndroid 问世了。后来的结果,各位看官一定也都清楚。诺基亚的美梦做早了,自大的它快走到了末路。

   多年以后,关于那个一统江湖的传说,早已沦为笑谈罢了。

成也 Symbian,败也 Symbian

   船大难掉头。巨头对于市场末端的变化总是慢半拍。身处多年王位的诺基亚早已麻痹了大意。UIQ 的倒闭,让其认为触摸屏不被市场接受,继续推进 S60 这个老迈的系统被诺基亚看做唯一路线。iPhone 的面市彻底颠覆了人们对于智能手机的认识,一度让人们认为 iPhone 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市场的反应也确实印证了这一点,我们的双手确实是最适合操作的工具。但固守己见的诺基亚貌似看不到这一变化,迟迟不肯跳出键盘的定式思维。虽然后来确实推出了几款诸如 5800 这样销量很不错的触屏手机,当一切来的太晚,苹果做大了,随后的绿皮机器人也成熟了,Symbian 王朝彻底步入了晚年。

   失去市场号召力的诺基亚此时的地位一落千丈,对于 Symbian 的态度也是一日三变。曾一度把源代码挂在网站上任人下载,随后又宣布只面向企业用户开源。这时的诺基亚真的急了。不愿投奔机器人阵营沦落为硬件制作商的他,竟甘心跪倒在昔日手下败将的裙下。2011 年 12 月,Symbian Belle 正式更名为诺基亚 Belle。诺基亚连名字都不行再见的 Symbian 从此已经不复存在。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 Symbian 彻底的灭亡。名字虽然没有了,但产品依旧没有改变,与其说它灭亡不如说它失去了原来那般强大的市场号召力。毕竟,凭借 S40 在低端市场的畅销,诺基亚还能在手机市场分的一杯羹。

未来?未来!

   向微软投怀送抱之后,诺基亚在 Symbian 的建树彻底才枯思竭。以至于不得不推出 808 这样依靠单一买点为噱头吸引市场关注的 “帐篷手机”。Symbian 的今生今世已经无话可说。而未来又在何方?原本打算有所期盼的笔者,本来打算对它的未来有所展望和揣测,不幸的是,本文截稿前的 1 月 24 日,诺基亚公布了 2012 年第四季度最新的财政业绩报告显示,该季度诺基亚实现净利润 2.02 亿欧元,告别 6 连亏,但同时诺基亚官方宣称去年在巴塞罗那发布的 808PureView 将会是最后一款塞班手机,这也意味着塞班这一已经被使用了 15 年之久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终于将告别市场,而诺基亚在智能手机领域也终于百分之百微软化。 诺基亚 CEO 斯蒂芬・埃洛普表示:“2012 财年上半年相对艰难,但第四财季表现强劲,设备和服务部门的运营利润率得到了改善。我们将继续执行既定的转移战略,包括继续提升产品竞争力,加速运营,管理成本等。”

   因此,至少在看得见的未来,Symbian 已经没有了未来!

末了

   无论多么强大的文明都有覆灭的一天,帝国如是,企业如是。在暗潮汹涌的科技领域,公司不能推出迎合市场口味,顺应市场变化的产品,迎来的就只有倒闭。在创新与颠覆这条路上,Symbian 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信息
P.S.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成长路上的人和事,Symbian 没了,坛子没有了,但我们都还在。这些有关我们青春的事逝去也就随他去了。